近來許多朋友、同學,紛紛回到台中,一方面許多人畢業了,回來找工作;另一方面有些人在準備考研究所。
幾年不見的老朋友看見我,都說我變了不少,變得不那麼愛說話了,變得成熟了。
我笑笑的,不知從何說起,雖然從小受的教育是重禮儀的,
但我的身體裡究竟有著我媽那長不大又固執的血、我爸那嚮往自由的靈魂,
以前年輕不懂事,吵架很悍(咦,是誰也說過一樣的話?)

對某些人來說,我是善於聆聽的,我一直認為基於義理,不能棄朋友於不顧,不能不給他們回應,也是從小聽我爸深夜談話練來的。
但反過來說,我是一個不善於表達內心情感的人,這部份的固執、彆扭,想必是遺傳我媽。

我的優點來自我的父母,缺點也來自我的父母。

長大了,天塌了幾次,才發現自己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樣,世界也不是那麼純良,
就好像戴著眼鏡一樣,這個世界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全部的東西都縮小了。

於是我脫下了眼鏡:)

我對於自己認定的朋友,是死心塌地。

最近看了殺人本能,以為是個什麼天生殺手的故事,豈料是個異色版的阿拉丁神燈,
假裝隨口跟一個好朋友抱怨誰的不是,隔天那人便消失了!

書序上說這本書是西方的厚黑學,我笑笑。

Whatever,grandpa used says:"The friendships is two side of coin"

是啊!我並不是變成熟了,而是變得壓抑、敷衍、表面了,臉皮厚了,心肝黑了,就沒有什麼不可能了。

過去總認為我就是我,偽裝是小人伎倆,我說卿卿,都什麼年代了....
而事實上,真話多半刺耳,而人們總是愛聽好的:)

然而對於久交的朋友,我感到沒有壓力,在他們面前不需要偽裝什麼,不開心就不開心,快樂就是快樂。
我們等於是看著彼此長大的,沒有什麼好隱瞞,但是那種武裝不是那麼容易卸下。

他們就像筆直的從過去穿到未來的光,引領我走過一切,即使他們表面上好像什麼都沒有做,就好像上帝一樣。

敬你一杯 朋友!



PS. 算命的說我要走跟著知性的朋友走,果然是對的 冏

PPS. 最近每天走在路上,在家裡,腦袋總處於囈語模式,冒出一大堆片段跟句子,
想找紙筆寫下來都來不及,真是太誇張了!

PPPS. 卿卿乃是古代人說的親愛的XD

Agu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