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為了寄幾張照片給在軍中的要寫什麼作文簿的男友,
吃完午餐的下午我不停地在電腦裏頭翻找著過去幾年的生活照,
卻翻找到自己的短髮照片,

我思索著短髮的年份和當時剪短髮的理由,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幸好照片當中的物品擺設,提醒了我身處何地,
才約略想起是三年前的照片,至今長髮已過肩下十五公分。

但是剪短髮的理由卻是百思不得其解,
究竟當時為什麼這樣做的原因和動機已無法詳實憶起,
連帶地思索那一個年頭裡的事情卻發現都忘得差不多了,
記憶好像雪,慢慢地下著,但確實厚重的疊堆成層,想要翻找,卻又只是一坨雪白。

有些事忘了,有些人卻深刻,但曾幾何時那些都拋到千里外了,
與現在的我何干?似乎卻又說得太滿了,畢竟過往的一切造就現在的我。

唯一肯定的是,一張照片就能勾起我如何多的想法,
我還是挺自戀的,要不就是假文青症候群了。

Agu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