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張基義/建改社幹事,建築教育者

不管我們喜不喜歡,台灣建築M型兩極化的特殊現象已經悄悄來臨。當台灣民間房地產狂飆,房價屢創新高,驚人的廣告預算費用匝在名模代言遠超越建築師的設計費,超炫造型的樣品屋背後卻銷售設計創意最貧乏的住宅商品。當新校園運動與台灣地貌改造運動掀起一陣公共建築改造的曙光,但隨著政務官頻繁更替,為人詬病的採購法修法與景觀法依然躺在立法院未盡其功。工程弊案頻傳,台灣公共建築卻退回採購法的最低標,繁瑣的審議程序依然讓建築師走在鋼索上求生存。當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萬人演講,創造驚人的台灣建築安藤熱潮的同時,僵化的學位迷失與建築師考試科舉,台灣社會似乎沒有讓安藤這類型的建築家有任何在體制內出現的機會。我們該怎麼做?才能擺脫那永無終止的痛苦感?唯有從制度面上的革新才能回歸正軌。

關鍵障礙一:二度空間的都市計畫凌駕三度空間的都市設計

台灣的城市風格過度仰賴以計量研究為主的都市計畫,都市設計亦淪為都市設計委員個人美學或偏狹專業觀點的審查。台灣都市缺乏三度空間都市設計的彈性管制,繁瑣的審查只能消極的規範平庸的建築師不要犯錯,卻也扼殺都市設計三度空間更有創意的方案。荷蘭阿姆斯特丹水岸住宅(Eastern Harbour District)為例,阿姆斯特丹市政府25年來總計動員荷蘭頂尖的160家建築師事務所與都市設計師,陸續開發8000戶住宅單位,原本鐵路、倉庫與卸貨碼頭已轉變為高級住宅區與建築觀光勝地。鹿特丹跨馬斯河的Kop van Zuid區域與當代藝術中心(Kunsthal Rotterdam)至水岸港灣的開發計劃包含5000個住宅單位、38萬平方公尺的辦公室、5萬平方公尺的休閒文化設施,以及3500平方公尺的零售空間。日本東京六本木之丘(Roppongi Hills),東京城中城(Tokyo Midtown)計畫,都是頂尖的設計師和建築師主導的三度空間的都市設計,而非工程與計量的規劃單位主導。台灣不重視都市設計,不將都市設計往前提升至區域計劃階段平行位階,我們的城市永遠沒有機會成為魅力城市,都市中再貴的豪宅也僅是昂貴建材庸俗堆砌的結果。

關鍵障礙二:建築教育與實務嚴重斷離

台灣建築系所目前專任師資的基本結構為博士學位、非設計導向的研究型師資、無實務經驗且不准開業、學術論文或國科會計劃記點。造成建築知識支離破碎,無法成為設計應用與整合的知識。台灣專任師資永久聘任,無嚴格的評鑑制度,專任老師只要沒有嚴重違法,縱使教學評鑑極差亦獲永久聘任。美國的專任師資,任教三年一聘,六年後第三次非常嚴格的審查通過才能永久聘任。通過永久聘任的專任師資不超過總數的一半,以哈佛為例專任師資獲得永久聘任僅30%。美國哈佛大學設計學院目前最重要的七位專任教授(非博士學位、外國族裔、設計導向的開業建築師或景觀建築師、實務經驗、作品出版及得獎)。Rem Koolhaas、Rafael Moneo、Farshid Moussavi、Toshiko Mori、George Hargreaves、Alex Krieger、Peter Rowe。建築教育要追求卓越,絕對是需要聘任一流的設計師資進入教育環境,安藤忠雄僅有高職機械科的學歷受聘於東京大學擔任教授,張永和以富有實踐經驗和探索精神的新一代中國優秀建築師,受聘至麻省理工學院擔任建築系系主任。當台灣建築教育哪一天可以脫離論文發表與學歷計量式的單一標準,設計教育才有可能正常化,培養優秀的設計人才。

關鍵障礙三:建築師考試科舉制度造成專業人力資源的嚴重浪費

台灣建築師考試素以全球最低錄取比著稱,建築師考試制度變成另類的科舉。其結果自然將原應該投入事務所按部就班實習的年輕歲月,全部投入年復一年漫長記憶背誦的建築師考試準備。原本可以學習安藤忠雄藉由貧窮旅行造就建築人的旅費,卻轉交給實力、九樺、翰昇補習班。黃聲遠在宜蘭田中央建築學校,與這一代努力不懈的台灣建築師或建築工作者應該可以提供剛入行的建築人,比補習班更受用的建築態度與專業知識。但實習代替補習,旅費代替補習費,在台灣荒謬的建築考試沒有改革之前,都是天方夜譚。台灣建築師考試超低錄取率可以控制建築師專業水準,以全球的標準而言似乎是背道而馳。台灣建築師考試的其他問題已在上一期的台灣建築做過深入探討,在此不再贅述。

關鍵障礙四:建築文化蓬勃發展對照建築執業環境窘困不堪

日前安藤忠雄公益演講會,現場聽講者超過萬人,熱烈的狀況直逼超級巨星演唱會,台灣建築熱潮堪稱是世界奇觀。學學文創、誠品講堂、築生講堂、真建築講堂、南方建築論壇…等建築演講活動近年來蓬勃發展,建築之旅也廣受社會關注團團爆滿。這些徵兆應該都是台灣建築已經廣受普羅大眾的關注,是應該由量變成為質變得關鍵時刻了。但是很無奈的事實剛好相反,建築執業環境窘困不堪,並未在本質上有具體的改變。近日中正紀念堂及兩廳院景觀改造工程,營建署不合理的合約、工作期程與預算金額,引起專業界發起全面抵制。當建築師公會舉辦演講、展覽等建築文化活動的預算,超越建築師個人福利金發放時,台灣建築師專業價值才能贏得社會大眾普遍的肯定。

台灣建築可以不『邊緣化』嗎?世界不曾因為我們忘記往外看而些許停頓,城市面臨全球競爭,城市風貌劇烈變化。每每國際建築師來台灣,為台灣能夠生產全世界一流的電腦產品,為何無法生產全世界一流建築與都市而納悶。M型兩極化的特殊現象造成都市計畫與都市設計、建築教育與建築實務、建築師考試與專業人才培育、建築文化與建築執業環境的嚴重斷裂。許多關鍵的障礙其實並不複雜,也不會是台灣特有的問題。但是,當我們無視世界主流制度,未在體制上進行合理改革,台灣即使擁有全球最高的摩天大樓,台灣建築依然是世界邊陲。

Agu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