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參與了版友的廣播電台,從GLAY到L'Arc-en-ciel到LUNA SEA到HIDE到即將復活的X。
懷念總是無止盡的,回憶是深埋在腦裡的。
J-ROCK從九零年代到今日的式微,就像我一路走來的心境,熱血澎湃到平淡無奇到期望落空;2008年、果然是重要的年,我心目中日本三大團要是都來了,我約好版友一起到中台禪寺出家了--要是連本命GLAY都來了的話,對塵世整個毫無牽掛(笑)

今年四月,L'Arc-en-ciel來台動員兩萬人。
今年八月,神般的X即將來台,(要命了,沒劃位我還真不敢去,幸好有劃位。)
今年十二月,希望可以看到GLAY!(私心希望最好明年再來,因為12月底很忙。)

沒有瘋過的,可能沒辦法理解這些樂團在我年少的青春歲月留下多少不可磨滅的軌跡,

因為GLAY,我認識了一群好朋友,
因為GLAY,我開始學吉他,
因為GLAY,我喜歡唱歌,
因為GLAY,我懷抱夢想,

只是現在一切都好遠,

朋友、夢想、熱血、世界、音樂,那時候我們擁有很多。
那時候我們都很澎湃,因為年輕。

朋友、夢想、熱血、世界、音樂,現在我們還剩下什麼?
現在的我們都很飢渴,因為失溫。

現實,許多事不得不談,
人群,許多人你不得不面對,

"讓高牆倒下吧"這本書是我國中時從讀過的,當時似懂非懂的看完了。

曾經試著做到,最後我還是沒有辦法,對我有點敵意的人,對不起,我的做法是加倍奉還。
況且這年頭也不流行以德報怨,那樣的人看起來都像傻子,我也當過傻子,現在也沒多聰明。

十年後,我念了佛洛伊德,我才知道超我、自我、本我,不斷的在每個人之間拉扯。
感到壓力,正是三個心理狀態的我和外在因子不斷撕裂自己的內心。

當年幼小的我們,不過是不懂得本我的貪婪罷了,

好孩子教育裡告訴我們的都是真理,

何為真理?不可能實現的道理便是,它僅是能夠貫穿世界萬物的道理,卻無從辯證。

"自我"在外力的壓榨之下已經無力,全靠超我和本我在拉扯,

拉扯之於,痛苦的還是自己,最後我選擇讓某個我主宰,

我們誰也不願意傷害誰,只是最後我們都選擇向內心裡的那個我妥協。

只能做自己該做的事,其他的,我不想管,

我想離開,我不是鮭魚,不識水性的,逆流而行都要溺斃,何況產卵。

怎麼樣都好,反正我無心也好,有心也罷,連我自己都不在乎,

Hide的Misery真的是首好歌,如果當年他沒有死去,

千千萬萬的我們,會不會好過一點? 我想不會吧!該來的還是會來。

X的WeekEnd曾經是當年樂團的必練歌曲,LUNA SEA的I FOR YOU搭配日劇成就了深田跟金城武,如果他們沒有解散,

千千萬萬的我們,會不會開心一點? 我不知道,因為今天的不開心好像跟他們沒什麼關係。

地球天天轉動,卻不知道改變的是你我,還是這個世界?

望月興嘆就好比黛玉葬花一般無用,是認不清現實、是杞人憂天。

這些樂團都花了幾般功夫才走到當年或今天的位子,
Yoshiki是用生命在打鼓,TERU是用熱情在唱歌,TETSU用愛音樂的心在譜BASS,

九把刀:如果我一輩子就當個小齒輪,那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是我自己爭取來的。

替自己爭取一個位子,是大家正在做的事,當個好學生好媽媽好太太好丈夫好老公好上司好員工,可惜,我不是個好女生(替草莓打書XD)

我不想當個踩著誰往上走的人,我放任自己在現實裡悠游,

天天像遊魂般的晃來走去,你覺得我無能?勝負才剛開始。

好像有點離題又有點詭辯,不過這真的是我今天聽了一堆老歌的想法。

看到hide memorial summit2008.05.04集合九零年代大咖的神之畫面,
讓我真的有很心癢的感覺,期待這不要是一波撈錢活動啊!!

河村唱X真的很屌.....SOLO之後,他都走超SWEET的治癒系,難得看他飆歌(笑)

J-Rock復活!!!!搖滾不死!!!

圖為X-JAPAN

Agust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